VIGOROUS VITALITY
UNLIMITED POSSIBILITIES
蓬勃的朝气,无限的可能。

捐赠故事

Donation of Story


捐赠,在于信任、在于认同——访南科大校长顾问、数学系访问教授王世全教授

2019-02-20

前言

        访谈那天,超强台风“山竹”刚刚离去,深圳和香港的交通几近瘫痪。早上,王教授一身便装匆匆走进了办公室。因为从香港来深圳的交通太堵塞而迟到了一小会儿,他忙不迭地一边向我们连连道歉,一边热情地为我们斟上热茶。他的随和亲切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世全教授是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顾问、数学系访问教授,曾获得法国国家荣誉军团勋章,同时也是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欧洲科学院院士和意大利都灵科学院外籍院士。他不仅是桃李满天下的知名教授、学者,更十分热心教育公益事业。正是他,为南科大联系到了琳恩图书馆的捐赠人。不仅促成了这桩美事,还让南科大图书馆喜获“琳恩”这个寓意深刻又美丽好听的名字。

   谈“琳恩图书馆”捐赠人:低调、有心的多年挚友

        说到琳恩图书馆,这对于南科大来说是一个神秘而令人崇敬的所在。其捐赠人是南科大首笔大额、匿名捐赠者,作为南科大的支持者,从未露过面。当时的捐赠手续是通过香港金杜律师事务所出面办理的。

        谈到南科大琳恩图书馆这位“做善事不留名”的捐赠人,原来背后还有一段故事。王教授告诉我们,捐赠人是自己家中相识了将近30年的挚友,平日素来非常低调,从不喜爱抛头露面。所以王教授也没有想到他(她)会为南科大的图书馆破例冠名赞助。对挚友的低调,王教授至今仍然赞不绝口。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有一天,王教授在谈话中同这位挚友谈到了南方科技大学,并提及这是一所很新但是充满活力的学校,希望能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但由于位于深圳,王教授本人也是“初来乍到”,虽很想帮助大学发展,却一直苦于未曾联系到合适的赞助人选。当时这位朋友听说后就表示:“我可以介绍一些深圳的朋友。”王教授当时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这位朋友是从内地来到香港发展的,在香港生活了30多年,现在就是一个地道的香港人。没多久,挚友就表示他(她)已经找到了一位热心人士愿意资助图书馆,并说他(她)已经在联系过程当中了。王教授当时惊讶地说:“你怎么那么快就找到合适的人了?”当时挚友也只是表示那是一位热心人士。直到后来,大学在走捐赠程序的时候,王教授刚好帮忙处理其中一些文件,赫然在图书馆的捐赠文件上见到挚友的别名,他不禁吃了一惊,同时也恍然大悟:“原来挚友口中的热心人,就是他(她)自己啊!”王教授马上打电话向他(她)确认这件事,挚友见瞒不住了才不得不承认:其实是因自己期望支持教育事业的发展,但并不图名留青史,希望低调行善,所以他(她)并没有打算告诉王教授。直到现在,他(她)也仍然不想向外公开自己的善举。

        说到这位挚友,王世全教授叹道,他(她)不仅低调,还非常热心,希望能继续支持教育事业尤其是南科大的发展。王教授说:“我提供了不少的发展项目给好朋友以作选择,而最终这位朋友还是钟情于捐赠图书馆给大学,原因就是:图书馆是传播文化、开展教育和提供资讯的有力工具,同时也是求知、博学精神的象征。一座好的图书馆对于一所大学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正是因为如此,除了完成了冠名的捐赠以外,王教授的这位挚友还正在筹划继续支持图书馆的发展。为此,他(她)正在找机会,向图书馆捐赠一批珍稀的好书。目前正在物色一些实用性强,并具有珍藏价值的顶级中英典籍,希望籍此机会把世界上最好的知识、文化通讯带到南科大,开阔南科大师生的视野,促进彼此与大学的共同发展。好友这个美好的愿望,使王教授深受感动:“我一定要尽我全力,协助他(她)达成这个心愿。”

 谈高校筹款:唯真诚和信任才是成功的关键

        王世全教授有着非常丰富的办校筹款经验,他从一九六九年开始做助理教授,在高校已工作了将近五十年。他在香港城市大学(城大)担任过数学系的系主任,四年后成为科学及工程学院的院长,七年之后再担任大学副校长(研究及科技)一职,最后才负责副校长(发展及对外关系)这个职位。

         作为一个学术大成就者,是什么原因让王教授开始做筹款的呢?王教授同我们分享了当时的情况:那时城大刚成立了发展处,学校希望能找到担任筹款工作的负责人。但是这方面的人才实在是寥寥无几,连聘请一些响当当的猎头公司帮忙,都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而王教授早在做系主任和做院长的时候,就已经成功为学校筹集到数目可观的资金。于是,大学里的管理人员推举了他担任筹款的负责人。

        王教授筹款成功的例子不胜枚举。早在二十多年前,他就筹款成立了一个数学研究所,即现“刘璧如数学研究中心”。刘璧如中心现在已是世界闻名的研究机构。今年八月份在巴西举行的国际数学家大会(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Mathematicians,简称ICM),负责ICM传播任务的电视台一共邀请了十几个研究所参加,被邀请的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学校和研究机构,而刘璧如中心也是其中之一。

         王教授在做科学及工程学院院长的时候,也联络了多方成功人士为城大捐款。那时,有许多企业家都在深圳开工厂,王教授每年暑假的每个月都会抽时间来到内地和这些老板们亲自会面,向老板们提出让城大的学生去工厂学习。当时东莞有个叫SAE(新科)的大厂,厂里一共有两万多人。那时新科就是每年出资一百万请城大的学生在暑假期间去东莞的工厂实习。

         除了为学校的学生赢得了宝贵的实习机会,王世全教授还与很多捐赠人成为了很好的朋友,长期同他们保持联系,他即便是退休后也常常和这些朋友们一起见面吃饭聊天。

        他回忆说:“当时我还动员这些董事长们来城大读博士,结果他们还真的来了。他们在读书过程中对我们的学校和办学理念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认识,就更愿意支持我们学校的发展了。”城大当时一共有十八个讲座会场,王教授联系赞助冠名的会场就有一半,这可真是不可预料的佳绩啊。

        其实,有些捐赠人并不是王教授相识已久的朋友,很多以前还互不认识,但就是在同王教授的交往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和信任。例如,早些年,王教授去一个地产公司董事长的办公室里喝茶,相谈甚欢。董事长在畅谈自己发展史的时候,谈到了自己的父母当年是东江游击队的,为了革命出生入死。王教授被深深打动了,真诚地建议董事长以父母的名义捐助一个讲座会场,并以他父母的名字命名来做纪念,以尽孝心。这样的建议被董事长欣然接受了。别人知道后都非常惊讶,一杯茶一个半小时的功夫,王教授就为学校争取到了这个冠名的捐款,这看起来似乎不可思议。孰不知,许多社会贤达其实是愿意捐款的,捐或不捐,最关键在于“真城”和“信任”这四个字。正是因为王教授真正做到了真诚待人,别人才会对他投以信任。

谈科研:要义莫过于“兴趣”和“勤奋”


        现在很多年轻人刚刚踏入大学的校门,兴奋之余也感觉有些迷茫。他们读书,是因为看到大家都在学习,所以自己也要读。但是,王教授认为“兴趣”这两个字是非常关键的。作为教授、老师,最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懂得激发学生对学习的兴趣。

        王教授向我们分享道:“其实我一开始读书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学习数学。美国的大学是四年制的。大一的时候,因为我的父亲从商,做大型建筑工程的生意,于是我就开始读土木工程,想着也许以后能帮上父亲的忙。读了一年,我就不想继绩下去了,暑假开始修同数学相关的课程。大二开始,我决定转科专攻数学。除了平时抓紧时间学习以外,我连着两年的暑假都没有放假,而是马不停蹄地修读课程。结果我用了三年的时间就把四年的书读完了。大三毕业以后,我对未来要走的路已经很清楚:我要做一名数学家(mathematician),其他的行业我一概不感兴趣。幸好读书的时候很幸运,我就读的是一所规模较小的大学,老师们的教学方式给了学生很多空间去发展他们自己个人的兴趣。就是这样,我因自己的兴趣转学了数学。”

        毕业后,王教授给自己买了个烟斗——这是因为什么呢?听到我们的疑问,王教授自己也笑了,说:“我年轻的时候觉得数学家应该就是这副模样,叼着个烟斗一边思考一边做研究。就是因为热爱数学,我也养成了这个习惯。虽然现在已经戒烟多年,但直到如今我在办公室或者在家里工作的时候,都还是一直叼着这个烟斗做数学。”由于深知兴趣的重要性,王教授就常常奉劝自己的学生:“如果没有兴趣,就不要勉强自己学数学。这门专业不是用功就会有回报的。事实上,有时花上十几个二十个小时,可能也得不到一个结果。”

        除了数学,王教授还有很多其他的爱好,例如从小就爱养蟋蟀,最高峰的时候养了三四十只蟋蟀;他还养过鸽子,最多时达到五十多只;王教授还玩 Jazz Music,还集邮集了几十年。但对于这些爱好,他每次投入的时间最多不过半小时。对于数学,他却经常一埋头计算就是三四个小时,而且在钻研的时候十分专注,也不允许他人的打扰。他认为,这才是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其他所有的爱好加起来也不如他放在数学上的热情和时间多。

        王教授说:“兴趣可以驱使一个人持续不断地去挑战自己。尤其是数学,这和我们下棋不一样,下棋是有对手的,而数学就是自己对自己,解题完全就是对自我的一种挑战。我之前在加拿大中部的一个城市呆了二十五年,那里的环境十分安静,读书的气氛浓厚。于是在那边,我得以日复一日,从早到晚地潜心读书,专心钻研。回到香港以后,发现香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诱惑,要专心钻研,就需要更大的决心同耐力去坚持。很多人感到疑惑,我到底是如何长期兼顾繁重的行政事务和读书钻研的呢?这里,我谈一谈自己当时在加拿大是怎样做的:每天一早上班,到傍晚五点钟回家吃饭,吃完饭后七点钟又回到办公室,一直工作到十点钟,这些时间里我一直都在看书学习。所以说,读书关键在于兴趣,没有兴趣就很难坚持。其次,就是要勤奋。

        如果对数学很感兴趣,但是常常碰到难题时又读不通该怎么办呢?我有一个把书读通的诀窍,就是勤奋“抄书”。怎么抄呢?就是通过勤奋阅读来把书本、知识吃透。读数学书不是看武侠小说,也没有什么故事情节,而是要慢下来仔细琢磨,仔细消化。我经常会用抄书的方式,让自己慢慢地把书读通读透。例如,读数学书的时候,遇到了新的知识或公式,就可以一条一条地抄。只抄下自己已经弄懂了的公式,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停下来仔细思考,直到弄懂了才继续抄下去。直到现在,我还一直保持着这个学习习惯,从中受益匪浅。”

谈大学教育:以“育人”为目的,推动学校和学生共同发展

        “教书育人”,王世全教授认为这就是作为老师的根本宗旨。王教授说自己的性子比较急,讲话有时候比较严厉,但是他的学生从来不会计较,就是因为深知王教授的用心良苦。他常常对同学们说:“你们就像是我的小孩。对自己的小孩,我一定要用心教育,也一定会严格要求。”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去用心教育,培养他们成才,相信也是王教授和许多南科大老师的共同心愿。

        大学是一个让学生同老师共同成长的地方。大学的宗旨就是为社会培养更好的人才。在这里,学校提供了一个用以提高师生整体素质和通识教育水平的平台。南方科技大学成立的时间并不长,却是一所拥有自己独特优点的学校。处在深圳特区这一得天独厚的环境当中,我们吸引了各地和各方面的优秀人才。因此,我们更应该齐心协力,一起推动学生和学校的共同发展,培育更多的社会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