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GOROUS VITALITY
UNLIMITED POSSIBILITIES
蓬勃的朝气,无限的可能。

学子风采

Students Elegant Demeanour


【毕业季故事汇】孙挺:做义工意外找到了发展方向

2021-05-29

       他自学书画十余年,了解古今书法史、中外美术史、科技史、各国诗词,教过书画,国画作品被学校图书馆收藏,写过各类体裁诗歌300余首。

       他是知乎达人,在知乎上回答问题涉及计算机、科研、数学、书画、诗词等各领域,4个月内获得8000关注,最终获得关注数1.2万+,点赞7万+,浏览量660万+。

       他获得百度人工智能算法落地方向Special offer,成为到项目组就业的首位本科生。

       他就是致新书院2017级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简称“计算机系”)本科生孙挺。他说,在南科大四年里,自己从一个天天写小文章、画画写书法的文艺青年变成了沉迷科研和代码的数据库系统研究者,“我向自己最不擅长的领域发起进攻,最终坚持了下来,这是我非常开心的一点。“

88.jpg

多尝试了解,找寻自己的心之所向

       孙挺来自江西丰城,高中阶段,他对自己大学要选择什么专业一直有些迷茫,“选专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但是当时不了解各个专业的真实情况,很害怕由于太想当然了选择自己不适合的专业”。第一次听说南科大时,孙挺高二正在停课备战生物竞赛。竞赛集训班位于高三的教学楼,同层有一间阶梯教室,平时用来召开各种会议,南科大的宣讲会也设在那里。因为竞赛内容太令人头疼,才高二的孙挺便去听了南科大宣讲半个小时作为“消遣”,高三时,他又查了许多资料,更深入地了解了南科大,他得知南科大第一年不分专业,学校为学生提供了充足的兴趣探索和专业选择的空间后,便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南科大。

       如愿以偿进入南科大后,孙挺开始了自己的探索之旅。他先后去了解过物理、生物、化学、电子等专业的情况,跟相关老师交流,还去不少实验室参观学习,最后让他确定选择计算机专业源于一次义工的经历。

       2018年7月,由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和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政府共同主办,马上科普承办的“2018 中国人工智能大会(CCAI 2018)”拉开帷幕。刚刚迎来大学第一个暑假的孙挺没有闲着,他通过层层选拔,成为了大会的一名志愿者。会议期间,他担任中科院副院长、中科院院士谭铁牛的助理联络人,有机会坐在计算机领域顶级学者韩家炜和俞士纶旁边,近距离与领域大师面对面交流。这次经历极大地开阔了他的视野,让他对计算机领域燃起了兴趣。很巧的是,后来他读到的第一篇计算机论文就是俞士纶团队发表的。随后,他又在学校的组织下去参观了智能视觉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商汤科技,了解了人脸识别的实际应用。“这两个活动让我觉得计算机的学界和业界都很有意思,从而初步确定去学计算机。”

下苦功夫,向自己最不擅长的领域发起进攻

       刚开始选择计算机专业时,孙挺遇到了不小的挑战。因为高中到大一阶段,孙挺很少碰计算机,连一些计算机最基本的应用都不太熟练,所以大二面对自己选的数据结构等课程时,他只能硬着头皮学。一次次的努力换来的是一次次的出错,“那时我眼前一片黑,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跑,只知道自己和别人差距太大了,不能停下来。”孙挺回忆道。

       不过,和学计算机刚好相反的是,那时他刚注册了知乎账号,随手写了一些回答,没想到就收获了非常多的关注和流量。四个月里,他凭借三十个回答就收获了400多万阅读量、8000多关注、上过几次热搜,经常被朋友刷到,各项指标都在指数性增长。

99.jpg

孙挺读《计算机科学概论》

       “那种落差非常大,一边是不分昼夜写的代码总是报错,另一边是随手写的回答被很多人转载阅读。那时我就在想,自己是不是天生就学不会计算机,而应该换个轻松点的专业然后做自媒体?”孙挺有些犹豫了。但是,最终他的答案是不,“自媒体随时可以做,但我不相信自己学不会计算机——如果智力低就多花点时间,如果基础不扎实就多学点东西,这些事情都是可以弥补的,没什么了不起。”他最终选择跟和计算机死磕到底。孙挺将经典著作《计算机科学概论》反复看了几遍,每一遍看都有许多新的领悟,不知不觉就写下了两万多字的笔记。他慢慢减少了各类活动的参与频率,将大部分时间都调整到计算机专业的学习上。就这样,专业学习慢慢地赶了上来。

       在孙挺看来,大学四年时间,其实他都在寻找自己的方向,“我非常感激南科大的通识教育制度,让我不断地探索自己的人生道路,让我拥有了选择计算机专业的勇气和可能。”

恩师引领,收获全方位成长

       孙挺的书院导师是力学与航空航天系教授邓巍巍。2017年,邓巍巍放弃美国大学终身教职,加入南科大。邓巍巍的言传身教对孙挺影响很大。在孙挺眼中,邓巍巍虽然非常忙,但还是时常抽出时间来跟同学们聚餐交流,了解同学们的学习生活情况。在孙挺的大学四年里,邓巍巍不但从无到有逐步在南科大搭起了实验室,还带着实验室的同学们发表了许多优质论文。同时,邓巍巍很关心南科大的点点滴滴,经常在朋友圈里转发相关的新闻,在别人转发的相关的新闻下评论祝贺。孙挺说:“邓巍巍老师对我影响很深远的是他对于南科大的那种热爱以及对教育、对科研的纯粹追求。”

10.jpg

唐博与孙挺讨论问题

       在专业学习方面对孙挺影响最大的是计算机系助理教授唐博。“唐老师让我很敬佩的一点是他对每一位学生都很负责”,孙挺说。唐博对他们非常关心,经常来实验室里询问他们的学习情况和工作进度。同时,唐博还经常鼓励同学们参加学术会议,组织了各种组内论文分享会。在工作之余,他也懂得劳逸结合之道,时常带同学们去踏青远足,与同学们建立了亦师亦友的深情厚谊。选择数据库系统作为他的研究方向也是在加入唐博课题组里后才确定的,“我非常喜欢这个方向,也感觉自己比较适合这个方向。”在唐博的专业引领下,孙挺对数据库系统的研究兴趣愈发浓厚,也愈发坚定了在数据库系统领域深耕的决心。

       在唐博课题组,孙挺与访问学生、目前在香港理工大学读博的曹嘉平一起合作推进了一个基于Flink的项目研究。曹嘉平这样评价孙挺:“和孙挺相识的这段时间里,他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在我们的合作项目中投入了大量时间,一连几个星期多次跟我从白天讨论到黑夜。我至今记得,他在系统架构设计的理念上与我讨论许久,一起写代码,帮忙搭设实验环境。为了了解工业界第一手的需求和技术现状,他决定毕业后先投身业界工作。我可能以后每天都得期盼着他从公司回来,在科研上带带我。”

做义工应像看电影一样是我们的日常

       大学四年,说起参加的课外活动,做义工是孙挺的最爱。参加中国人工智能大会是他参加的第一次义工活动,随后,他又陆续参加了中国开源年会、海峡两岸学生棒球联赛、高交会等义工志愿服务,义工服务时长八九十个小时。

       在海峡两岸学生棒球联赛中,他不但加深了对棒球的了解,还跟海峡两岸兄弟高校的棒球运动员进行了交流。在高交会上,他担任南科大展示台的志愿讲解。这提升了他的表达能力以及对学校的理解。在休息时间里,他还近距离参观了许多同在高交会展出的高新科技和实际应用。“做义工可以接触到不同的人和环境,甚至可能会像我这样因为一些义工活动改变了人生轨迹。”在他看来,“我很享受做义工的过程”,作为青年大学生,我们应该把义工、捐款、献血等活动像是看了场电影一样日常化,“希望能以此吸引更多人参与进来,成为义工群体的一员”。

从文艺青年到数据库系统研究者

       孙挺表示,“南科大带给我的最大变化就是从文艺青年转变为程序员,再分化为数据库系统研究者。”  

图片2.png

孙挺习作

       “在选择计算机系前,我的性格有点像李白和梵高,有点放浪不羁。”孙挺表示,这种性格在艺术上没有太大的问题,反而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产生所谓的神来之笔。但是,这种性格对于写程序而言,则非常糟糕,因为它往往意味着逻辑不周密,从而导致无数的bug。这也是他刚学计算机时遇到的最大的问题之一,“我花了很大的功夫来克服这个问题,但思维的转换真的非常困难,绝非朝夕之功。当然,并不是说艺术和计算机就完全不兼容——如果你是学工笔画、写簪花小楷,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写代码.jpg

孙挺在写代码

       在学习计算机的过程中,孙挺发现自己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静水流深,只有把自己的姿势放低,才能学到更多的东西。所以我一点点洗掉了自己的傲慢和浮夸,只顾埋头做事。”培根有句名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在他看来,计算机这种基于数学的科学使人周密且深刻。

       到了大四,为了让自己的数学基础打得更牢固,孙挺还上了数学系的课程,在繁忙的实验室研究之余,也经常半夜去自习室复习整理数学。目前的孙挺选择就业并且基本完成了毕业要求,但依旧每天忙于学习数学和阅读论文,“非常感谢唐老师,知道我决心先就业再投身科研后,还多次表示随时欢迎我回来。即使以后工作时,可能我还会抽空投入到唐老师的研究项目中,期待有朝一日回来继续研究。”在孙挺看来,大数据系统领域工业界和学术界联系得非常紧密,很多重要的学术成果都是公司先做出来的。所以他放弃了学校的联培直博机会,选择了百度的special offer。孙挺给自己规划的道路是在工业界探索一两年后回到学术界,“希望我在工业界的这段时间里能尽我所能调研清楚工业界的情况,从而在将来能够做出更有影响力的研究成果。”

 

来源:南科大新闻网

采写:劳湘雯

图片:孙挺

编辑:胡龙腾